上帝沒有飛碟駕照

本文作者:張開基先生

駁斥「真道教」陳恆明的荒誕妖言

據報載,有一百多名來自台灣某特殊宗教團體「真道教」的信徒

與眷屬,準備以類似美國聖地牙哥「天門」教組織號召可搭乘「

飛碟升天」的方式集體自殺,目前正在美國德州境內等待明年三

月的「黃道吉日」,集體「升天正果」……。

筆者以「中華飛碟學研究會」成員及多年從事飛碟及宗教、「實

證靈魂學」研究的立場,認為對此一撼動人心的新聞實有說明及

澄清的必要:

其一、上述團體雖以「上帝拯救地球飛碟會」為名,本質上卻似

為一特殊之宗教團體,與本會或國內外其他以研究飛碟及不明飛

行物為宗旨之相關飛碟團體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為性質完全不

同之團體。以本「中華飛碟學研究會」而言,雖完全贊同宗教信

仰為個人自由,因此從不在會中鼓吹或臧否任何宗教,更完全尊

重會員個人之宗教信仰,但同時本會亦完全不和任何宗教團體有

任何主從之關聯。因而,本會並不允許任何會員於本會中有明顯

為某種宗教宣揚造勢之行為,幸而創會迄今尚未發生類似情事,

同時亦可相信本會會員均純為研究飛碟之興趣而組成本會,會內

並無「上帝拯救地球飛碟會」之成員。

其二、宗教歸宗教,飛碟歸飛碟,兩者絕不可混為一談,即使筆

者本身同時涉及飛碟及宗教、靈異、神秘現象、「實證靈魂學」

之研究長達廿餘年,一向的態度郤都是將兩者劃清界限,從來未

曾將兩者混為一談。而且無論筆者本身之宗教信仰為何,自認無

法亦不願主觀的去界定上帝存在與否?雖然,國外作者如丹尼肯

等於廿年前已出版「外太空的播種者」、「諸神還在外太空」等

書,主張上帝就是外星人,但此亦純為作者個人臆測之說,迄今

尚無任何可資徵信之證據,因此,上帝應為宗教界所謂之造物者

,與外星人亦並無任何主從之關係。緣此,上帝是否存在?外星

人是否存在?等等問題尚待研究之際,一口咬定上帝就是外星人

,或者認為上帝將於某年某月某日搭乘飛碟來拯救地球人(特別

是某些繳交若干費用之特定教派人士),實在是令人匪疑所思的

論點,而認為必須以變賣家產,逃往國外才可搭乘「上帝準備的

飛碟」升天正果,那更是無法以理性來想像的行為。此外,該「

真道教」包括領導人陳恆明在內的所有成員都不是真正從事宗教

研究的人,更不是飛碟學的研究者,妄稱「飛碟會」,任意將宗

教和飛碟攪纏在一起,那是不倫不類、別有用心的謬論。

其三、以筆者個人之認知.如果上帝確實存在,如果上帝確實要

拯救地球,豈可能只拯救必須繳費的極少數人?難道所繳款項將

為搭乘飛碟升天之單程票價?那些完全相信卻繳不起錢去美國的

人就不該被拯救了嗎?

其四、人類的問題是人類本身所造成,也唯有靠人類本身才能來

解決,把地球上的問題推給上帝或者外星人是完全不切實際的想

法,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如果人類不能妥善的解決人類自身的

問題,不論上帝或外星人如何慈悲,將這些地球人類以飛碟載往

天堂或任何外星球,原本存在的問題也絕無可能自動化解於無形

其五、如果上帝果真慈悲的來拯救某些地球人,絕不會要求這些

人如外傳以殘酷的集體自殺方式才有升天的資格。

其六、上帝果真要來拯救地球人也不可能是親自或派員駕駛飛碟

而來,更不可能會像前次「天門」教徒所認為會讓飛碟躲在「海

爾鮑普」彗星後面躲躲藏藏而來,如果上帝是存在的,想必行事

也該是光明正大的吧?同時,筆者基於多年研究飛碟、宗教、靈

異、神祕學、實證靈魂學的認知,將在此大膽肯定的預言:

一、一九九九年不是世界末日,人類可以放心的歡慶廿一世紀的

到來。

二、一九九八年三月三十一日,飛碟絕無可能降臨該「真道教」

領導人陳恆明所預言的美國德州的嘉倫布,(即使當天在世界任

何地方發現有任何飛碟或不明飛行物的目擊報告,那也僅只是單

純的巧合,與陳恆明的預言沒有任何必然的因果關係)。

三、一九九八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帝同樣不會如陳恆明預言的現

身在美國德州的嘉倫巿,上帝更不可能駕著飛碟降落該地。因為

上帝肯定沒有飛碟駕照,而且任意駕駛航空器降落於美國領土應

該是侵入領土或非法入境的行為,上帝如果要降臨美國應該也會

事先取得美國政府的許可入境簽證吧?

四、如果當天,上帝沒有現身在上述地點,可以肯定陳恆明必然

會再找一個同樣荒謬的理由來卸責脫身。

為了更深入的來探討此一怪事,不得不引經據典來加以駁斥:

第一、「吃不到三天的甕菜,就想要上西天」;甕菜就是一般俗

稱的「空心菜」,意思是說一個人還沒有吃上三天的素齋,就痴

心妄想能登上西方極樂世界。由於包括「真道教」領導人陳恆明

在內的所有成員一再用到「輪迥」、「果位」等佛家的名詞,因

此,同樣以佛家的觀點而論:陳恆明究竟參了幾天禪?吃了幾天

齋?他究竟有多大的功德?他自己是什麼果位?這樣一個人物居

然大言不慚的膽敢授予他人果位,請問他自己何德何能?而這些

追隨他的信眾又是何德何能?他們憑什麼可以被授證果位?根據

十二月廿四日聯合報第三版的報導:「有一位不願再在嘉倫布與

其他同修為伍的『真道教』教徒,廿二日搭機返回台灣,他對來

到此地後與大家生活的情況感到失望,他指出:『許多授證果位

者,到處吐痰、便溺、或信口雌黃,不一而足。他與某同修之間

,就有著令人感慨之事,小則因生活起居瑣事爭執,進而拳打腳

踢互毆爭執,教人慚愧不已。舉凡各家因細故爭執,抑或三、五

人指摘一人之過錯,反目成仇之事,也層出不窮……』」。由上

可知,這位憤而脫隊的人士如果所言屬實,那麼這群目前在美國

德州嘉倫巿等待上帝駕駛飛碟降臨的「真道教」成員的言行舉止

,根本是連台灣民間「阿草進香團」都不如的烏合之眾,不要奢

談修為,甚至連一般普通人最基本的公德心都沒有,試問這樣的

人有什麼資格可以被授證果位呢?又有什麼資格可以上天堂呢?

即使退一萬步來假設這些人真的是會被上帝以飛碟接往天堂,那

麼可以想見,此後的天堂必然會成為一個四處濃痰,滿地便溺,

隨時隨地可以看見有人謾罵互毆的地方,請問以後還有誰會再嚮

往這樣的「天堂」?

第二、「輪迥」、「果位」是佛家的名詞,「無極令牌」、「木

劍」是道教的法器,「上帝」、「十字架」是基督教、天主教的

說法,「飛碟」是科學的名詞,把這些不分青紅皂白的全部混在

一塊兒,那豈不是成了凡人無法下嚥的「餿水桶」,而陳恆明這

樣一個佛不佛、道不道,非基督非天主,更不是研究飛碟的人物

,隨隨便便斷章取義的把一些他自己都不甚了了的專有名詞混為

一談來個大鍋炒,更當成了自己的經典教義,這種事只有胸懷叵

測,別有用心的人才有可能做得出來。

第三、在十二月廿四日的電視上,陳恆明終於露面,對於記者問

他是如何與上帝溝通的,他的回答是:他有一枚普通的假鑽戒,

因為經過上帝的靈力作用,所以就變成了一具可以接收上帝訊息

的「接收器」,關於這點,我們先不要去探討陳恆明的「頭殼」

是否壞去的問題,且說:在陳恆明的認知上,上帝究竟是無所不

在形而上的至高神袛?或者是有形有像有肉體的超高等生物?如

果是前者,大家都知道,甚至虔信各種宗教的信眾也都能證實:

神袛一向是以「心靈感應」的方式和人類溝通,根本不需要借助

任何物體,又何需藉由那枚人工打造的假鑽戒呢?如果陳恆明認

為上帝是有形有像有肉體的超高等生物,那麼又如何有所謂「上

帝的靈力感應」呢?以往也有不少類似的宗教騙子往往以為自己

預言的事只要左包右包、包天包地就可以天衣無縫不會被人「抓

包」而拆穿,然而事實上剛好相反,利用一個簡單的數學定律就

可以證明這點:

先假設有二個已知數A和B,並且已知A不等於B,如果又有一

個未知數X,那麼這個X的數值有下面三種可能:ヾBX既不等

於A,也不等於B,ョBX等於A卻不等於B,X等於B卻不等

於A。除此而外,將沒有第四種可能出現,也因此既然已知A不

等於B,那麼X就絕無可能既等於A,又同時等於B。這個道理

非常簡單,任何人都懂,曾為副教授的陳恆明當然不會不懂,可

是他郤犯下「上帝既是這樣,又是那樣」的明顯錯誤。

第四、根據十二月廿五日的聯合報圖文報導:「陳恆明指稱,自

己手上這個鑲滿假鑽的戒指,是在上帝指示下在加州商店購得,

但是它裡面隱藏有一個小飛碟。」陳恆明這樣的說法,證明他要

不是真的瘋了,那就是信口胡扯,因為如果這枚廉價的假鑽戒中

真的是藏了一個具體有形的小飛碟在其中,只要立刻交由具有公

信力的單位去檢驗分析,並且立刻公諸於世,那麼必定立即可以

證明他一直堅稱的「上帝」、「飛碟」之說絲毫不假,也可以立

即將自己的聲勢拉抬到全球的頂峰,更可以讓那些一直反對他的

人目瞪口呆啞口無言,甚至立即讓全球大部分的人,因對他完全

信服而跪地膜拜呢?可是顯然陳恆明並沒有打算這樣去做,因為

他自己和全球大多數「頭殼」還沒有壞去的人們知道的一樣清楚

,那枚假鑽戒中根本沒有什麼小飛碟。但是,如果陳恆明要嘴硬

的辯稱:那架小飛碟是無形的,只有虔誠相信的人才能看得到(

或感應得到)的話,那麼這和童話中「國王的新衣」一樣的瞞天大

謊,就同樣是可笑之極了。

第五、根據同日報載:「現年只有十歲的羅際任小弟弟,被陳恆

明指稱是轉世的『東方小耶穌』。羅際任表示,他能接到上帝的

訊息:但是他在台灣的同學不知他有這種能力。」在前一日的電

視專訪中,陳恆明確實是公開這樣介紹的,可是當所有媒體記者

質問羅際任如何證明自己就是「耶穌轉世」時?這位看起來貌不

驚人,頭戴牛仔帽的小男孩顯然是很困難的想了半天,轉頭向陳

恆明囁嚅的回說:「神叫他不要回答!」這個答案倒是一點也不

令人意外,因為,以羅際任的年紀是很難編出什麼像樣的故事(

或謊話)的,而且他「耶穌轉世」的身份是陳恆明說的,連陳恆

明也拿不出任何具體有力的證據時,誰又能拿出什麼證據呢?關

於這點,請千萬不要認為筆者對之非難過苛,事實上這全是陳恆

明的咎由自取;因為他既然敢公然的向全球媒體宣佈「羅際任是

耶穌轉世」,那麼他就有提出證明的義務,特別是在面對媒體記

者的質問時,道理很簡單,如果不想證明或者根本沒有任何證明

,那就閉口不提,否則就有提出證明的義務。因為全球關注此事

的群眾並沒有義務要在媒體上聽他信口胡扯。

第六、陳恆明在美國召開的記者會上又公開聲稱自己曾是「耶穌

的父親」。請大家回顧一下清朝的歷史,在太平天國之亂時,洪

秀全自稱是上帝的次子,所以尊稱上帝為「天父」,稱耶穌為「

天兄」,而跟前這位陳恆明更不得了,竟然敢自稱是耶穌的老爸

,顯然是雖比洪秀全的行徑還要可笑,卻又不甘雌伏於洪秀全之

下,硬是要高他一截的去當耶穌的老爸。但是,同樣的,陳恆明

還是在信口胡扯,也同樣是拿不出什麼具體證據的,而且在明知

道基督教、天主教是不主張輪迥轉世的教義下,郤又硬生生的把

佛教輪迴轉世的觀念套進來,真的是不倫不類,胡說八道。

第七、聖經上明白的昭示:「上帝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

既然如此,那麼如果上帝要來拯救「真道教」的成員,又何必搭

飛碟從外太空而來?而且既然上帝是無所不在,那麼隨時隨地都

可以和陳恆明溝通,又何必藉助他手上那枚假鑽戒?同時更何必

要求包括「真道教」領導人陳恆明在內以及其他成員千里迢迢的

先過境美國再轉機搭乘飛碟升天?為何不直接在台灣「真道教」

原來的道場附近降落或現身呢?

第八、既然上帝是無所不能的,如果照聖經或甚至陳恆明自己的

說法:人類是上帝所創造的。那麼這樣一位無所不在,無所不能

,無所不知的全能上帝,當然也可以完全的解除人類的危機,使

人類因核戰而毀滅的命運也徹底改變,或者乾脆使人人都懂得自

愛自律,更使人人相親相愛,那麼地球就是人間天堂,又何須派

飛碟來拯救一小部份人類上天堂,而任由絕大多數無辜的人類毀

滅於一旦呢?

第九、佛教金剛經中,釋迦佛袓曾昭示:「以色見我,以音聲求

找,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信仰完

全是超越外在的形象與語言的一種內省的工夫,又怎麼是如陳恆

明之流的信口雌黃,說上帝明年三月會以人的形象出現在美國德

州嘉倫巿,又說上帝會超越時空穿牆透壁而來,可以同時和百萬

人握手,可以同時操地球人類所有的語言來和人類溝通?如果真

的有上帝,祂又何須用上述的方式來向祂所創迼的人類證明衪的

存在呢?

第十、依據第八點,既然陳恆明對上帝的存在言之鑿鑿,那麼相

對的也應該相信魔鬼撒旦的存在,而他所說:明年三月,上帝會

以ヾB超越時空穿牆透壁。ョB同時和百萬人握手。可以同時操

地球人類所有的語言來和人類溝通等等的方式來證明衪就是上帝

,那麼大家都知道以魔鬼撒旦能力也同樣可以做到上面三件事的

。請問:陳恆明焉知前來者一定是上帝本身?焉知不是魔鬼撒旦

的惡作劇?如果真的是有上帝,而上帝也確實是如此這般的告知

陳恆明,表示將用上述三種方式來證明自己的確實存在,那麼這

樣的上帝不但不是無所不能的,反而是一個大笨蛋,因為只有傻

瓜才會因此而相信衪就是上帝。

第十一、陳恆明說一九九九年時,全球會陷入核子大戰的毀滅中

,只有北美洲可以免於波及,因為上帝已經把北美洲變成了三度

空間,把台灣變成了二度空間……。這麼荒謬絕倫的說法大概只

有陳恆明這種人才會說得出來;請問:什麼是三度空間?什麼是

二度空間?難道台灣已經變成了只有平面而不再是立體的世界了

?(因為大家都知道,二度空間指的是只有長和寬所構成的平面

,而三度空間則是再加上高度的立體),在此,筆者可以大膽的

保證陳恆明根本不懂什麼三度空間、二度空間,他只是胡說八道

的在那裡玩弄名詞罷了。

第十二、同樣根據同日聯合報報導:陳恆明還拿出二張飛機凝結

尾線的快照給眾人看,說明有兩道尾線交叉成十字形,另有「上

帝」(GOD)與「007」字樣。依據筆者個人長期從事靈異報導的實

際經驗,凡是一再拿照片等等象徵性的物件來證明自己所言不虛

者,往往不是大謊言者,就是對自己完全缺乏自信的一種表現。

同時印證於包括「真道教」領導人陳恆明在內以及其他成員經常

提到的什麼「金龍水」、「無極令牌」、「木劍法器」、「天冠

」、「藏有小飛碟的假鑽戒」以至要求信眾穿白或黃色的衣服等

等,這一大堆亂七八糟充滿象徵性的物件,那同樣也是極度缺乏

自信的表徵,而且甚至根本是陷入了最低等「拜物教」的淵藪之

中,更遑論會有什麼高超的教義或宗教內涵了。

第十三,最重要的一點,陳恆明在美國召開的記者會中表示:上

帝會在當地時間明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十時附在他身上現身。很

明顯的,到此真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原來攪和

了半天,上帝並不是公開的駕駛飛碟現身在全球人類的面前,而

是像台灣各地隨處可見的乩童一樣要附身在他陳恆明的身上來和

世人見面,這可真的是荒天下之大唐,雖然這套說詞早已是在筆

者及多位飛碟界人士的預料之中,只是不知道到時候,陳恆明是

不是也會像台灣的乩童一樣全身抖動,口中唸唸有辭,甚至祭出

各種乩童慣用的奇門兵器往裸露的背脊上砍得血肉模糊?然後再

擺出「吾乃全知全能的上帝是也」的架式來供全球媒體拍攝?如

果真的是這樣,筆者實在想給陳恆明一個忠告:拜託!拜託!台

灣在國際上鬧的笑話已經夠多了,你那套就包包起來吧!別再在

老外面前丟人現眼了。而且如果他的把戲竟真的是如此這般,那

實在黔驢技窮低級之至。

第十四、當記者問到:「如果明年三月,上帝沒有現身的話怎麼

辦?」陳恆明的答覆是:他願意任憑世人處置,不論是用石頭砸

死他,釘十字架、或者上德州的死刑電椅都可以。這樣的答覆顯

示陳恆明是信心十足的,倒不是對上帝的確定現身信心十足,而

是對自己的下場信心十足,因為他不說「萬一上帝沒有現身,我

願意自行了斷,一死以謝世人。」郤說:「將任憑世人處置」。

哈!他終於露出馬腳了!因為他非常的清楚,即使上帝沒有現身

,而因此牛皮被戳破,相信沒有任何人或任何政府敢對他扔石頭

,釘十字架或者押他去坐電椅,尤其美國是個高度言論自由的國

家,牛皮怎麼吹都可以,只要沒有鼓吹別人去犯罪或顛覆美國政

府,他絕對可以躲在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繼續大放厥辭而絕沒有

人敢對他怎麼樣。也所以他才敢放心大膽的如此向世人賭咒,然

而由此也可看出,這根本就是他在耍小聰明的一項陰謀詭計。當

然筆者絕不是幸災樂禍的巴不得他因為牛皮吹破而自動自發的一

死以謝天下,但是,陳恆明這種賭咒方式卻絕對是十分可恥的。

第十五、陳恆明說:「台灣已是魔的地區!」而早先他也表示過

:「信我者是神佛,不信我者為惡魔!」這是有史以來任何宗教

都不敢也不曾說過的,由此,既然陳恆明膽敢稱呼找們為「惡魔

」,顯然我們也不必客氣的應予回敬,筆者認為:「江山代有妖

人出,各害蒼生數十年」,而陳恆明正是此時此際最胡說八道的

妖人,可恨的是他為什麼偏偏是台灣人呢?因為他荒謬怪誕的胡

說八道已經使得我們全體台灣人因而大大蒙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