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開心胸看飛碟

本文作者:呂應鐘先生


今年五月十二日國內許多報紙報導美國民間組織「揭密計畫」九日在

華府召開記者會,指稱美國政府隱瞞外星人訪問地球的證據已有五十

年,要求國會就此召開聽證會,調查他們所謂的「二十世紀最大秘密

」。這群自空軍、情報機關與聯邦航空管理局等單位退休的專業人士

,宣稱自己是「幽浮相關事件」證人。該組織負責人葛瑞爾博士表示

,他總共找到四百人願意在國會豁免權保護下宣誓作證,透露所知的

政府機密,而這些人都在專業領域卓然有成。

看到這樣的外電報導,讓沈寂已久的飛碟外星人話題又漾起漣漪,國

內不少媒體又找上我大談幽浮事件,而我也看到若干國人長久以來一

些似是而非的幽浮認知,被媒體稱為「台灣飛碟研究教父」的我,實

在有責任對飛碟外星人主題再做一次全面的學理說明,讓全體國人對

飛碟外星人有個綜合性的思考,用敞開心胸的思維方式重新面對幽浮

現象。

一、觀念的發展

英文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譯成中文是「不明飛行物體」,

英文簡稱UFO,已成為英文世界的通俗名詞。1975年我開始翻譯出版

飛碟書籍,1977年創辦《宇宙科學》雜誌,當時我將UFO三字採音義

兼顧方式譯為「幽浮」,現已成為台灣通用的名詞。

《宇宙科學》雜誌主旨在推廣外星飛碟思想及科幻小說寫作,當時卻

被某科學性月刊用「偽科學、現代神話、科學野狐禪、怪力亂神」等

等形容詞大肆批評,時至今日許多科學界人士仍然以不科學的態度及

思維邏輯看待飛碟現象,令人遺憾。

當時我也撰文反駁,並說:「時間會證明我是對的!」這26年來,我

們看到國內外幽浮目擊與接觸事件愈來愈多,而相信幽浮存在的民眾

也愈來愈多,近年賣座的電影大多是與外星人有關的科幻影片,這樣

的發展值得有識之士進一步思考其背後的意涵,同時也顯現,時間之

神似乎快要證明我的話是對的。

1982年我創設台灣不明飛行物研究會,84年改稱台灣飛碟研究協會,

93年改名為中華飛碟學研究會,2000年改稱台灣飛碟學研究會。20年

來會名由「不明飛行物」改為「飛碟研究」再改為「飛碟學」,存在

著極為深層的思考,正表示台灣對UFO認識上的進步,因為這個天空

現象已經不是不明的,反而成為值得深思的學問。

時至今日,由UFO延伸出來的學問UFOlogy已成為美國學術課題,也

成為頒授博士學位的研究主題。我曾在1982年左右將其譯為「幽浮學

」,後在93年改譯為「飛碟學」,兩者皆有其優點且各能表達理念。

以西方世界的研究內容而言採取「幽浮學」三字較合其旨,但以前瞻

的東方的研究方向而言卻以「飛碟學」三字較佳。

在1983年,我綜合多年研究心得,提出「飛碟學是知識整合的科學」

的觀點,架構出飛碟學和天文、物理、機械、電子、自動控制、太空

科學、宇宙論、生物、考古、歷史、神話學、宗教、靈異等學科的整

合關係。並多次撰文陳述,也多次在大陸相關會議上提倡。我認為飛

碟學是科際整合的大學問,它涉及的最偉大問題也許是人類的起源。

所以大家應該用前瞻的眼光看幽浮現象,也要用敞開的心胸來探討幽

浮現象,不應該在沒有研究之前就以否定的態度批評它的不可能。

二、信飛碟就和信宗教一樣

有人信佛教、有人信道教、有人信天主教、有人信基督教、有人信伊

斯蘭教,也有人什麼教都不信,這本來就是民主社會的常態,也是正

常現象。因此信不信飛碟外星人,完全隨個人看法,不信也沒關係,

因為的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紮實的證據來讓大家都相信。

研究這麼多年,個人是絕對相信有飛碟和外星人,但是在信仰自由的

前題下,也不必用大肆宣傳手段來強迫社會大眾也都要相信。飛碟的

出現,最重要的並不是光談「信不信」這麼膚淺的問題,相信飛碟不

會讓人發財,不信飛碟也不會有任何損失,所以已談了20多年飛碟問

題後的今天,若只是問「你信不信外星人?」或「你有沒有看過飛碟

?」這類問題,那就實在太幼稚了。

全世界有十多億人信仰上帝,也有數億人信仰阿彌陀佛,然而有沒有

人問他們:「你看過上帝嗎?」或「你看過阿彌陀佛嗎?」我們難道

可以如此說:「你沒見過上帝,為何相信有上帝?」同理,對於飛碟

現象,我們也不可以說:「你沒見過飛碟,為何相信飛碟?」

從天文學言,地球之外宇宙之中必有大量的外星生物,有些外星生物

比我們高等、有些比我們低等,這已是天文學上不須爭論的命題,相

信全世界任何一位天文學家都不敢說「宇宙中只有地球有人」,因此

,「必有外星人」這個觀念,本來就是科學上所公認的,根本不必再

強調這一點。

近代幽浮事件已傳聞50年了,已經不是新問題,時至今日我們應該進

入深層的思考,如:現代人應如何正確的看待飛碟現象?人類要如何

思考自己的地位?飛碟現象對人類有何全新的影響?飛碟和宗教的關

係如何?人類要如何面對外星人?飛碟與人類文明發展有何關係?等

等深入的問題才對。

三、否認者的一些錯誤邏輯 

美國空軍在1947年至1969年間,調查12,618件UFO報告,證明有95%多

的目擊事件是「誤認」氣象汽球、流星、飛機、直升機、燈光、飛鳥

、或是惡作劇、造假。只有不到5%確是「不明」。因此不少否認者選

擇性的忽略5%的存在,而直截表示美國空軍已證明飛碟是假的。

這是科學邏輯上的最大錯誤,5%雖然不多,卻是萬分之500,在工程

學上這是一個很大的數字,精密的高科技製程,是不容許萬分之五百

的誤差。如果這五十年來的確有500件飛碟事件是千真萬確的,也是

值得深入研究的現象。

有人相信有外星人,但不相信飛碟是外星人的航行器,因為他們認為

小小的飛碟不能做那麼遙遠的太空旅行。所以,我將「幽浮UFO」

及「飛碟 Flying Saucer」做了名詞區分,前者指廣義的未經查明的

空中不明現象,也許包含有誤認;後者指狹義的外星人宇宙航行器。

此種嚴格的劃分可以避免正反兩面無謂的紛爭。

不少人常以「有沒有證據」來質問飛碟外星人的存在,國內若干天文

界人士也時常以科學邏輯來設想,他們認為若真有外星生命,必須從

太陽系以外飛來,由於距離非常遙遠,外星生命必須比人類長壽,且

需發明容納足夠燃料的大型太空飛行器才有機會。

這種用目前的科學知識來進行說明的方法,表面看來似乎有理,但又

犯了科學邏輯的最大錯誤。試想,回到100年前,當時的科學知識體

系內沒有航空工程、相對論、量子力學、電腦、手機通訊、電視等等

理論,100年前的科學家若以當時的全球科學理論來推理,他們有誰

敢說100年後會有電視、手機、飛機、太空船等?

100年前的科學家沒有科學理論來「證明」未來會有電視,也無法「

證明」未來會有太空船,所以電視與太空船之類的東西在當時的「科

學邏輯」上是不可能存在的。然而今日,這些是我們思空見慣的東西

,否認飛碟的人士要如何在科學邏輯上自圓其說?

現代人最大的毛病是問「有沒有證據」?我不禁要問:二十年前有沒

有科學家提出人類可以發明出手機的證據?絕對沒有。可是到了今日

,手機已經是極普遍的產品。因此,我們應該深思,人類應該用敞開

的心胸看宇宙,不要以狹隘的地球標準來衡量宇宙,外星飛碟的存在

實在不需要地球人幫他們證明的。難道我們可以扮演上帝說:「我證

明你存在,你才存在。」

因此,我們要思考什麼叫科學?什麼是科學邏輯?今日的科學就是萬

能的嗎?信奉科學為衡量一切事物標準的人,是否如井底之蛙?人類

要如何重新建構科學觀念?這些都是飛碟出現後,科學所面臨的最大

挑戰。

四、飛碟學和科學工程的關係

飛碟學是一門人類從二十世紀邁向廿一世紀的知識整合的學問,它的

領域涉及自然科學、工程學、史學、神話學、宗教學、超心理學、靈

學和哲學,不僅是地球人的總體學問,也是宇宙生命的總體學問。

在自然科學領域內,飛碟既然是來自宇宙間,因此涉及的最直接最密

切的學問就是天文學和太空科學。今日的天文學對宇宙所知仍然極為

有限,科學家說宇宙有90%是黑暗物質,表明人類能研究的範圍只有

10%而已,然而今日我們連宇宙的10%都還未完全了解,人類的太空

科技也不過遠達登陸火星而已,對於太陽系外的星空,用現在太空船

的速度是永遠無法到達的。

飛碟既然是外星高科技的宇宙航具,則製造飛碟的機械工程、材料科

學、控制系統、導航系統、電子工程、電機工程等當然是必要的工程

基礎,所以說飛碟製造和各種工程有密不可皆的關係,缺一不可。

飛碟能飛航宇宙之中,且有超過地球任何航具的性能,足見外星高科

技的物理學水準超越地球相當的多,舉凡高能物理、量子物理、固態

物理、超導理論,甚至於對原子的了解、力學和電學的掌握,以及地

球人迄今仍做不到的反引力技術,飛碟早已駕輕就熟。

飛碟是外星人的航具,那麼製造飛碟的外星人就成為宇宙生物學的重

要研究課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理論是否可應用於宇宙之中?地球生

物的來源是否和宇宙有關?宇宙各處不同生存條件的星球,是否會各

自發展出個別的生物型態?這些問題都是飛碟生物學的研究領域。

不同的星球有不同的化學組成和生物生存的化學環境,大多數地球生

物是依賴氧氣呼吸,但科學家也發現地球上有厭氧的低等生物和依賴

人類視為毒氣的氣體維生的生物,那麼宇宙生物的複雜化學環境也是

飛碟學的研究主題之一。

以上可見,人類今日是科技成就在飛碟學的眼光中,仍然相當落後與

幼稚,如果今日的科學家與工程師能敞開心胸來正視飛碟科技,就代

表著地球人已經向宇宙邁進了。

五、飛碟學和史學神話的關係

雖然飛碟是科技產品,但我在1979年就體認到飛碟現象和許多古老記

錄有關,便進行大規模的研究。我用天文學史的治學方法,在廿五史

、資治通鑑、續通鑑、明通鑑,以及各種歷代筆記、雜史、縣志之中

,找出1000則以上無法用自然天文現象及合理現代知識來解釋的記錄

,確定了飛碟現象並非當代才有,而是數千年來早就頻繁出現的證據

。

例如:《資治通鑑卷89》記錄公元314年,「西晉愍帝建興二年正月

辛未,有如日隕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西方而東行。」《晉書愍帝

本紀》也記有:「正月辛未辰時,日隕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于西

方而東行。」《古今圖書集成卷21》:「愍帝建興二年正月日隕地,

又三日並出。」

又如:《資治通鑑卷90》記錄公元318年,東晉元帝太興元年「十一月

乙卯,日夜出高三丈」,《晉書天文志》也記有:「日夜出高三丈,

中有青赤珥」。
再如:《資治通鑑卷30》記載西漢成帝建始元年「八月,有兩月相承

,晨見東方。」《古今圖書集成卷25》記有公元548年6月,南朝梁武

帝「太清二年五月,兩月見。」公元627年,「唐太宗貞觀初年,突

厥有三月並見。」

請問:三個太陽從西方出現向東飛行;太陽在晚上出現,高度只有三

丈;天上出現兩個或三個月亮,這些正史上的奇異天象記錄,今日的

天文學家如何用天文理論來解釋?相信大家都知道是無解的,但是將

這些如日似月的發光體看成幽浮,歷史之謎不是迎刃而解嗎?

再往上溯,世界各民族的神話,都記載著幾乎同一個時期有很多天上

下來的神教導人類文明的知識,研究神話可以發現它和人類起源,以

及外星人有著直接的關係。神話研究者也可以摒除傳統迷信色彩的神

話窠臼,用抽絲綠繭的方法,將神話遠古的真面目還原,足以證明神

話事實上是遠古時代發生過的事實。

以《山海經》為例,我一直深信它絕不是歷代文史學者認為是先民對

自然現象的不懂所做的迷信描述,也不只是中國版圖境內的山川記錄

而已,我認為山海經應該是上古時代的全球地理調查實錄,這個調查

是在外星人指導下所進行的。

六、飛碟學和宗教起源的關係

早在1973年,美國航空太空總署科學家巴利.杜恩寧就提出「上帝是

外太空人」的看法,他將聖經內容做詳細的研究,架構出古聖經時代

,有一批高科技外星人來到地球,進行地球改造,並將當時某種生物

做基因突變,造出現代人,那一批外星太空人被稱為天使,外星人指

揮官被稱為上帝。

這就涉及宗教起源和人類信仰的問題,全世界任何宗教都有其地域性

和傳道方法的不同,但「神源」說法卻完全相同,全都認為神來自天

上、神有大能、神的天上信息、神指導地球眾生等等。此種異地同源

的事實即值得開放的宗教學者和科學家來共同思考與研究,而不是一

味的像中古世紀教廷人士用神權來加以曲解和迫害。

例如<出埃及記>「他們從疏割起程,就在位於曠野邊緣的厄堂安了

營。上主在他們前面行,白天在雲柱媯馴L們領路,夜間在火柱堨

照他們,為叫他們白天黑夜都能走路。白天的雲柱,黑夜的火柱,總

不離開百姓面前。」這一段,全能的天主是無所不在的,為何需要住

在雲柱火柱裡?我們若將「白天雲柱」與「黑夜火柱」換成「白天不

發光的雪茄形飛碟」與「夜間發光的雪茄形飛碟」,那麼這一段經文

意義便相當明白。

又如:「此時西乃全山冒煙,因為上主在火中降到山上,冒出的煙像

火窯的煙,全山猛烈震動,角聲越響越高,摩西遂開始說話,天主有

聲音答覆他。」完全是描寫一架發光飛碟降落的情節。整部聖經有相

當多的此種飛碟情節,只是以往都被神學界當做「屬靈的」篇章而故

意忽略。

目前已有愈來愈多的西方學者用新的宇宙觀點來重新審視聖經,也有

愈來愈多的人相信神耶和華就是外星人指揮官。因此宗教的質變已成

為西方世界的潮流,這是自然且正常的。但有些人擔心此種質變會引

起教徒信仰的破滅,製造人間問題。其實任何時代任何新觀念的產生

必然會衝擊舊觀念,必然會引起舊勢力的反抗,但任何時代以來總是

新觀念新思潮立足於世界且被發揚光大,這就是推陳佈新的自然法則

。

因此,宗教徒要具備敞開的心胸,以全新而不頑固的思維從新審視經

典,方能在廿一世紀宗教質變中立足。

東方的佛教和道教也是如此,在這二大宗教的浩瀚經典中其實也充滿

了宇宙科學實錄,充滿了外星文明的記載,只是數千年來各代宗教人

物因本身未受自然科學的訓練,或所深入的經文有限,只以哲學眼光

來闡述經文,以禪修為唯一目的,以致愈走愈偏,無法和時代同步進

展,相當可惜。

其實佛祖證悟第一次開示的《華嚴經》、涅槃之前開示的《法華經》

、以及佛滅後弟子第一部結集的《阿含經》,充滿宇宙各處生命生存

的描述、充滿宇宙形成與毀壞的自然科學過程,同時也明白闡述多維

時空的構成與存在,甚至多維時空中高等生命和地球眾生的關係。

許多人已接受神佛和外星高等生物等號的關係,因此神佛的種種超能

和靈異現象,也就不那麼的神奇,也就迎刃而解了。各種宗教經典都

在闡述外星高等生命影響地球人的史蹟,這也是當今飛碟學應該研究

的極佳課題。

七、飛碟學和哲學思想的關係

綜上所述,可以知曉飛碟學涉及的學問領域相當廣闊,舉凡人類所有

的學問似乎都與外星文明有直接關係,而非牽強附會,因此就產生讓

現代人重新思考一切世間問題真相的必要性了。

由於愈來愈多的考古發現推翻人類是猿人進化來的說法,也有愈來愈

多的史前文明遺跡顯示人類的文明發展並非如以前教科書所教導的。

二十一世紀人類在邁向太空的過程堙A已在太空中發現許多超過人類

以前所知的事實,不得不讓少數具前瞻力的地球人開始思考人類在宇

宙中的真正地位。

一旦證實確有飛碟,那麼地球人就知道我們在宇宙中不是孤獨的,知

道我們的科技水準並不高明,外星人已能飛那麼遠到地球,我們還無

法載人飛出太陽系,就該體會地球人並非萬物之靈,反而是宇宙中的

弱者,一旦發生邪惡的外星人入侵地球,我們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飛碟現象也會讓人類開啟全新的思考方向,真正了解「天外有天、人

上有人」的真諦,這句話不只是勸人要謙虛而已,反而真切的描繪出

宇宙真相,指出宇宙是多重與無限的,地球人之上還有很多外星人。

有了這樣的認識之後,人類必須要有自知之明,必須努力發展科技,

必須想一些防衛自己的辦法。而且,人類也要體會到宇宙是多麼浩瀚

,人類是多麼緲小,要去除自大和自私的心理,地球人應該同舟共濟

,在小小的地球上攜手合作,不要再爭名奪利了。

而數千年來人類何來、何由、何去、何從等問題,一向是哲學家的最

大難題,其真正的答案恐怕要依賴飛碟學的繼續研究而揭曉。因此,

地球人的種種問題,不光是原始的還是未來的,全部是飛碟學的領域

。

雖然時至今日,地球人仍然無法得到種種問題的明確答案,但是飛碟

學已成為全人類研究的新目標和新方向,它已不再是怪力亂神,不再

是現代神話,不再是科學野狐禪,在人類已進入廿一世紀了,能成就

飛碟學這種新的科際整合的偉大學問,正表示地球人已認識到天人合

一的境界,也藉由飛碟學的興起而建構出新的地球哲學體系。

八、注入中國特色的研究因子

儘管時至今日,飛碟尚未得到完全證實,但是呼之欲出的傳聞,卻已

在地球上風行了50多年。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年,美國一些幽浮事件

過來人對政府提出揭密的呼籲,也再次提供我們一個多年好奇的新思

維,對於這樣的一個世紀大課題,人類是否應該摒除先入為主的否定

看法,敞開心胸、虛心的來共同探討其對人類思想上的啟蒙呢?

我在近30年的飛碟研究中早已深深體會西方世界一向注重目擊事件調

查的方式,在表面上看似符合科學要求,但實質上是很低層次且算不

上思想性的,因此西方的幽浮學到目前面臨瓶頸,始終停留在UFO的

階段。

東方文明思想雖在二十世紀西方科學洪流中受到忽視,但我們以近十

年來許多古老思想和技藝受到重新重視的狀況,就可以明瞭任何學問

要發揚光大,必需注入東方思想因子,這些因子包含易經學說,以及

從易經發展出來的各種玄學理論,它們已在中國流傳數千年,雖然一

度受到西方文明的衝擊而式微,但我完全相信在未來它們將扮演極為

重要的角色。

時至今日,任何人都無法明白說出易經是如何產生的,雖然在上古神

話中提及是伏羲氏仰天察地所著作的,然而伏羲氏本身存在的問題就

是一個謎。可見六千年來,易經的出現就是地球人最古老的謎題。有

人說易經是上一個文明留傳下來的,若是如此,則生物學、地球科學

、歷史學等許多學科都要重新改寫,又產生了新的問題。

不管如何解釋,易經的存在是事實,它不符合人類文明進展也是事實

,此種矛盾永遠存在,因此將飛碟學和易經延伸出來的種種學說結合

研究,才是打開人類文明盲點的唯一方法。

在此種無法否定的認知下,可以看出唯有華人才能結合飛碟學和古代

易經學術成就,以及相關的東方神秘學,做全方位的研究,這是西方

人士做不到的,因此我們這一代的飛碟學家最重大的任務就是建立東

方特色的飛碟學研究新方向,讓所有的學問找到真正的歸宿,而且更

加發揚光大。

我很高興在廿一世紀第一年,幽浮問題又開始展現令全球注目的魅力

,它再度提醒人類不能再以如豆的眼光看宇宙,不能再以傳統的科技

認知認定事件的有無,而是要以全新的思維與敞開的心胸重新評估幽

浮事件。我相信,不久人類就會得到所有問題的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