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飛碟認識

本文作者:宋 鎧先生


本文分二個部份談談我的飛碟認識,第一部份介紹我過去在美國參加

飛碟研究會的經過、他們活動情況以及我個人的經驗,他們好的部份

值得我們效法,不好的部份值得我們借鏡。第二部份是向各位介紹一

本書,堶惘酗@些啟示,由這些啟示談一談我個人對飛碟的看法和瞭

解。

我在美國讀書,畢業後到全錄公司工程中心做研究員三年,後來在同

一城市一所大學主持系統工程研究所三年,然後回國。我在美國住了

六年的城市是在東北部紐約州(不是紐約市)的 Rochester,這個城

市有二大工業中心,其中之一號稱「國際攝影之都」,柯達公司總廠

就在這堙A另外一個就是全錄公司,這個研究中心比一個全科大學還

要大。

我在這媢L了一年,有朋友提起當地有個飛碟研究會,叫 Rochester

 UFO Association,這個研究會在美國研究界佔有很獨特UFO的地

位,並不是說它有什麼研究成果,而是在紐約州靠近水牛城有個名叫

尼加拉瀑布的城,當地有個飛碟研究協會,是美國重鎮之一,其討論

的層次比 Rochester要多,活動也多,隔著安大略湖對岸就是加拿大

的多倫多市,為加拿大東部最繁華之城,常有國際會議。

大約 1979 年,有次國際會議就是談 UFO ,吸引我去參加的最主要動

機就是想了解 UFO 到底是怎麼飛的,它不是用地球上任何物理原埋

、機械或是化學推進力量來飛行,我對 UFO 發生興趣就是從其動力

開始。

當時在多倫多的 UFO 會議,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研究 UFO 動力的專

家博士,因地利之便,我們便請一些人到Rochester演講,其中一位日

本人,他在東京外海買了一個小島,捨棄一切,在島上開了一家飛碟

研究中心,他發表過很多理論論文,電晶體方面的著作也很多,那次

我正好回台灣開會,沒見到這位日本人。他是日本 UFO 研究界最熱

門的一個人,甚至於有人說他寫的論文,一旦 UFO 被證實,應該拿

諾貝爾獎金,因為他導出了許多反重力場可能性的理論,並設計出電

晶體裝置,可以產生反重力現象。

我從大學起就非常喜歡課外活動,對團體的組織略有心得,覺得一個

團體至少要有一位非常熱心且有興趣去做的人,才能成長,光靠好奇

心是不夠的,當好奇心的原因減弱時,就不再有興趣參加了,如果對

 UFO 研究只是好奇心,會撐不久,必須在這個團體找到一個要自己

進修的理論目標才行。 Rochester 飛碟協會有優點,也有缺點。其

優點是有一位堅強有力的領導人,他原是柯達公司總工程師,多年前

退休,已年過七十,整個家全是 UFO 資料,由於他個人知識非常豐

富,而且熱心,加上三、四十年的研究,任何 UFO 資料,只要你能

提及,他馬上能翻給你看。就是有他,所以Rocheser這個會才能進行

成長。

這位老先生的團體一直保持著一、二十個人,比較積極的有三、五個

,我在民國七十一年離開前,已漸漸分組了,這是優點。今天研究 

UFO 可以成立幾個不同的分組,我自己是學工耜的,剛開始對其飛行

感到興趣,大學時唸了相對論、電子學等,愈來愈覺得飛碟的奧妙,

後來便偏向哲學方面。我認為本會(中華飛碟學研究會前身,台灣飛

碟研究協會時期)可以分成四組,第一組是目擊現象調查,這是人家

都好奇的,人數也最多,有很多這方面的專家可以判斷目擊的真假,

也可以直接間接用科學方法判斷。

第二組是研究動力系統,它是怎麼飛的、用何技術、什麼材料、什麼

理論。第三組偏向宗教的,思考人從何來、到那堨h,人的一生意義

何在,以及 UFO 和宗教關聯的地方。第四組偏向人類學,及歷史上

地球上解不開的謎,如百慕達三角。

Rochester 飛碟協會已形成數小組,每次聚會時,每個小組都提出

一個月內的活動報告。他們每月一次聚會是各組參加,其他時間各組

自行展開活動,有時是研究領域的讀書報告,這是很好的方式。他們

有個值得檢討的缺點是大家都有興趣,但沒有第二個領導人,當唯一

的領導人有事時,活動就變得不一樣了。另外,這位老先生是相當不

會主持會議的人,一開會就沒重點,所以開會主席很重要。

我希望本會每位會員也要訓練自己在團體活動中做個領導人,譬如三

、四人一小組,要知道如何有效率有秩序的分配一段時間,做一位優

秀的主席。因此我感覺本會要成長茁壯,要靠這個觀念,如果一年後

在座有三分之二以上都成為優秀領導人,本會將成長為相當壯大的局

面,屆時每個人到自己鄉鎮去,都能組織優秀的小組,我們才有豐盛

成果,這是大家應該自我期許的。

我覺得 UFO 這件事本質上有個重要疑點必須澄清,才有理由、有原

因使我們的精力和時間花費在其研究上,如果純粹是好奇心,不會長

久的。國內和國外有一些有名無名人士反對飛碟的存在,國內一位挺

有名的物理學家常在公開演講時說些我認為莫名其妙的話,因為一位

真正科學家或用科學方法分析事情的人,不管是教授或一般人,我覺

得科學的最基本是邏輯,若不用邏輯去釐清觀念,去看證據,就不能

算是科學家。

一些反對 UFO 存在的人,我可以面對面和他討論,相信他沒有話反

駁我,UFO 本質是「存在」「不存在」分明的事,不可能一會兒存

在,一會兒不存在,反對飛碟存在的人總說:「你拿證據來給我看!

」,你拿給他,他又說:「我不相信,這是假的。」站在同樣地位,

我也可以向他說:「你拿沒有 UFO 的證據來給我看!」他一定更拿

不出來,因此他憑什麼說沒有飛碟存在。

如果他向我說:「你憑什麼說飛碟會存在?」我說:「有成千上萬的

資料存在,如果你統統不相信,那我可以說,連你自己存不存在都值

得懷疑了。」就和白馬非馬,To be or not to be 一樣,屬哲學問題了。

如果是單獨一個人說他看到飛碟,我們可以不採信,但是三、五個人

以上,數十個人,或整個城鎮的人同時看到,怎麼能說它不存在呢?

所以反對的人基本出發點「我看到才相信」是個錯誤,飛碟不是信仰

問題,當你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它沒有,就不能斷然否認它。所有反對

的人都拿不出實質說它不存在的證據,怎能說它沒有?

我們的宇宙是無限的,我們面臨一個無限的可能時,既然不能一一說

明那些事不可能,就應該相信它有可能。我本人也不是百分之百相信

,但是我簡直無法否認自己它可能存在的機會比不存在的機會大得太

多。像某位名人,他否認的邏輯立足點不穩固,他所攻擊的只是說你

拿些資料來說服我,或帶我去看,我看見了才相信。問題是能不能帶

我去看沒有的事物?能不能證明給我看 UFO 不存在?你不能證明它

沒有,怎能說它一定沒有呢?所以,一定有「有」的可能性。

美國報紙上曾登過太空船在火星上拍到的一哩長、四分之三哩寬的猿

猴臉石像,旁邊還有七個金字塔,美國有些科學家說這是幻像,實在

不合理,太空船不可能拍到幻像。這個大石像是仰空的,平常的雕像

都是直立在地上,而這個人石像朝上,一定要在空中才看得出來。美

國一群科學家認為旁邊的七個金字塔,約在三哩外,排列得很整齊,

一定是智慧生物做的,否則任何自然景觀不可能排得這麼整齊。把這

二項事物放在一起,他們覺得其中可能代表某種意義。

我認為也有可能那是代表一種導航意義,也說不定。我現在做個大膽

假設,如果這七個金字塔的排列方式和北斗七星一樣的話,它指向猿

猴臉,代表北斗七星指向一顆星,也許指向地球,那顆星有生物存在

,這就是一種宇宙語言,告訴宇宙人,地球上有生物,「七」這個字

在很多文化媕Y代表幸運數字,可能代表某種含義。我覺得宇宙間能

量存在的形式並不一定如我們所認為的,譬如何謂生命?有些科學家

把生命解釋得太窄了,認為要如人類式的生命才算,因此談到太陽系

中其他行星,就以地球條件及物理現象來解釋,並認為不可能有生命

,這是最低等的智慧階層。為什麼呢?

我們說人是高等動物,這是誰說的?是人自己說的,我舉幾個例子就

難以圓這個謊,例如狗,我們都認為人比狗高等,可是狗可以聽到人

聽不到的聲音;人也認為比海豚聰明,可是海豚的通訊方法我們到現

在還搞不清楚;鯨魚又大又笨,是低等動物,但牠用超低波方法在海

中幾十海里都可以通訊,人類的科技還達不到這個程度;像蝙蝠,雷

達的原理就是向牠學的,一般人沒有這種能力,但印度瑜珈,西藏密

宗,中國道教等,都曉得人也有這種能力,只是經過許多世代丟掉了

。在道教埵釩雃h奇妙東西,我認為和這都有關係,自然能量和人的

命及所能發出的能量是無限的。以貓為例,牠生病不用上醫院,身體

不舒服就會跑到外面找一種草,吃了就把病治好,人本來也有這種能

力,現在沒有了,生病就打針吃藥,身體防衛自己的能力逐漸消失了

,所以我們不能因自己沒有那種能力就否認其存在。

另外,談到宇宙的時間尺度,時間是沒有絕對的,地球上的時間和在

太空船上不同,相對論都在討論這個問題,基本上,動物的生命層次

是不是一定比植物高?很難講,再把生命定義擴充,是不是可以說植

物比礦物層次高,也說不一定。礦物的生命週期比植物長,一些神木

,比人類長壽,生命存在的本質和其生老病死的狀態,不能以人的標

準來衡量,說不定有某種生命在另外一個星球上,可以忍受 -20 度到

 200 度的溫度,對他而言,可能很舒適,我們就活不下去,那是他

的生命層次,我們怎能用我們的生命層次來測度說他不存在?

我們必須打破一些地球上的基本假設,才能看到事實的真相。說不定

外太空某個星球上的生命層次和我們完全不同;說不定我們地球人是

被創造出來,進化到今天這個樣子;說不定外太空某個星球的生命進

化方式和地球不同,這些都有可能的。我們在地球上使用石油來產生

動力,如果外太空星球根本沒有石油,他們的電學、化學和我們不同

,他們經驗的是另外一種科技狀態,我們就不能以地球的標準來衡量

它。

就是這些使我對飛碟產生興趣,使我認為飛碟的運行可能有二種型態

。一種是利用重力場的引導,愛因斯坦研究統一場論,我們知道電和

磁可以互換,可以隔絕,但無法對重力場做什麼,它無法隔絕,統一

場就是想把宇宙間一切力量溶於一,到目前還沒成功。事實上目前宇

宙間最無法解決的就是重力場,也許飛碟早已解開重力場之謎。

我們發射火箭到月球,事實上是只做二件事,一件是千方百計脫離地

球重力場,第二件是火箭到月球時不要被重力吸引掉得太快,因此用

噴氣來抵重力場,因此太空旅行就是做這二件事。如果飛碟科技水準

已掌握到利用重力場,只要一按鈕,重力場就對它沒影響,隨意停止

。再如果他己能自由選擇要那個星球的重力場對他發生作用,就按鈕

,其他重力場都沒有了,只剩那個星球重力場存在,就很輕易被那個

星球吸引而掉過去。

以地球到月球而言,說不定飛碟開關一開,可以消除掉地球重力場,

只使月球重力場對它有影響,就可以很輕易從地球「掉到」月球,而

不需要動力,也就不會有引擎聲。據我研究瞭解,飛碟在地球上出現

有時有聲音,有時無聲音,可能是它有二套系統。一套系統是用在大

氣層內飛行,另一套是星際旅行之用。在太氣層內的飛行,我們看它

飛得很快,其實對它而言是最慢的,它的最快速度是我們一眨眼,它

就到達月球了。

從這塈畯怚i以談到道家,密宗之中,認為一個形體從甲地到乙地只

要一眨眼,不是不可能的,《天地一沙鷗》這本書就有這方面的思想

。人其實有無限能量,只是經過多少世代,追逐舒服生活,夏天開冷

氣,冬天開暖氣,這些都違反自然,因環境改變使得原本可以發揮能

量的本能消失,像印度瑜珈可以在二個山頭,不用打電話,就能用心

靈溝通,這種本能說不定以前的人有。

說不定外太空目前飛碟的飛行,可以進步到不用物理、化學方法做位

移,可能根本勿需動能,就可以從一星球「掉」到另一星球,加上速

度的因素,它愈掉(飛)愈快,到了某種速度,就能突破時空限制,

以愛因斯坦光速理論,接近光速,時間會緩慢,若以光速飛行,時間

等於 0,換句話說,不要任何時間,飛碟就飛到很遠的星球。

飛碟飛行時可以突然煞車停止,沒有煞車滑行距離;也可以直角轉彎

;可以突然從靜止中快速飛行,不需加速距離;這些現象都表示我們

的物理知識已不夠用了,我覺得這都可以說明他們已掌握重力奧秘。

原先我是因對飛碟動力產生興趣而去研究,慢慢覺得光研究動力不夠

了,發現必須接觸什麼是命、人生、過去與耒來、存在等問題。

我個人覺得從物理角度去研究 UFO 是不夠的,必須從生命角度,以

及宇宙能量去探討。許多宗教上的事實都可以用速度、時間、能量來

解釋,可以從宗教來探討 UFO,像各種宗教的神蹟,說不定給我們

啟示,那就是事物的本體可能不是我們所見。任何事物及生命都是元

素組成的,是由原子及更小粒子構成,佛教說「四大皆空」,空就是

了無阻礙,天人合一的境界就是說人修煉到某一程度,物埋本質和自

然相合,可以和宇宙能量相通。

這不是迷信,許多人認為迷信的事物,事實上深入研究,就發現不是

迷信。你認為它迷信,你的態度才是迷信。現在普遍現象是「迷信科

學」,有人說某事不科學,那他才是不科學,因為他沒有科學的態度

。有人說 UFO 不存在,就表示他不科學了,任何事物存不存在並不

在於你說它有沒有。

我覺得今天面對 UFO,要用開放心態討論它,若不存在有什麼不存在

的理由,若是存在有什麼存在的理由,我們必須將之學術化,才不會

迷信,也才能瞭解生命真義。

另外,中華文化媕Y,如風水、看命,許多人認為是迷信,這是不對

的,其中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地力,應都和 UFO 有關,我們可以集中

一些有深入研究的人,共同探討宇宙能量,可以組成特別研究小組和

一些有特別靈異的人討論,或進一步與日本交流,使本會更加茁壯。

現在我介紹一本書《UFOS:Come From the Pleiades》,

書名叫《來自昴宿星座的 UFO》,描述瑞士一位農夫每月和外星人見

面的事蹟,從 1976 年開始,數年來所記錄的言論,所拍照片以及拍到

的電影。由此書可知飛碟有根多種,來自不同星球,有時是一艘大飛

碟,來了以後放出數個小飛碟。這些照片經由國際性調查團分析,證

明不假,目前第二本書也出版了,在二年前出過另一本很厚的小書,

照片更是令人不可置信,但統統被證明是真的,書中畫出外星人模樣

,就像北歐美女,相當漂亮。

外星人曾給了他一塊金屬,經科學家化驗,是地球所無的超導體,導

電度為目前地球上任何金屬所不及的,在那本厚書中提到「事實上,

我們都還是屬於銀河系的,有很多不同星球的太空人都來過地球,我

們只是其中一批。在地球上有些人跡不至的地方,如阿爾卑斯山、喜

馬拉雅山,人類到不了的地方,有許多太空休息站,就跟你們的加油

站一樣,有旅館,我們也要加油,吃飯,在那堭`有來自不同星球的

太空人,有時大家一起開會,互相瞭解近況,有時還有買賣,有商業

行為。」

這本書有幾句令人深思的話,如「我,就像你們一樣,也不是完美的

,我們也在進化中,我們既不是超人,也不比人類優秀多少,只是我

們在科技上遠超過地球的程度。」美國杜魯門總統在 1950 年時說;

過:「我可以向你保證,如果有飛碟存在的話,它絕不是地球人所造

的。」這些話已透露出美國、蘇俄這二大強國擁有不願公開的外星秘

密。

書中又說:「所有外太空來的人都在地球上做同樣的事,就是選擇一

個人,觀察三年,然後帶領他到一個地方,交付任務,開始告訴他一

些訊息。」「我們可以到達沒有時間(timeless)的狀態,我們的一秒

鐘相當於你們好幾百萬年。」「我們雖然來自外太空,但也不知宇宙

的邊在那堙C」「在許多情況下,太空旅行者都來過地球。最近我們

統計(指1975年)己有108 種不同文明的星際旅行者來地球訪問,有

的來自很遠,像我們,有的來自很近的地方,他們有的是有目的來見

某人,有的是不經意間來的。」